当前位置:正文

美媒:美前情报总监称特朗普想再次竞选

admin | 2021-02-19 12:05 浏览数:

参考消息网1月25日报道 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1月24日报道,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多次对他的前代理国家情报总监说他想在2024年再次竞选,这引发了关于他将以共和党人身份还是以“爱国者党”候选人身份参选的争论。

特朗普的前情报总监理查德·格雷内尔当地时间周六在大全新闻网电视台的节目中说,特朗普“本人曾多次(表示),他的确想再次竞选”总统。格雷内尔重申,鉴于特朗普目前是“共和党领袖”,他希望特朗普在2024年以共和党人身份参选。在同一档新闻节目中,另一位前特朗普政府人士塞巴斯蒂安·戈尔卡嘲讽了HBO电视网主持人比尔·马赫和一些民主党人,因为他们最近把特朗普的“爱国党”运动等同于德国纳粹党在阿道夫·希特勒的政治上升期的崛起。

格雷内尔强调,特朗普不仅曾把自己将在2024年竞选的打算告诉他和其他亲密助手,而且特朗普也是迄今为止整个共和党内最受欢迎的政客。2020年年终民调及调查的汇总结果显示,在自称支持共和党的受访者中,特朗普获得了大约90%的支持率——在某些调查中的支持率甚至更高。特朗普支持者和共和党议员中一个越来越直言不讳的派系指责党内精英人士在特朗普毫无根据地质疑乔·拜登总统胜选时“抛弃”了他。

格雷内尔当地时间周六说:“听我说,这就像一支运动队,你所在的队伍并不总是完美的,你会努力使它变得更好。如果你不喜欢某个事物现在的某个方面,那么你会努力使它变得更好,但你不会抛弃它。我认为,共和党是最好的位置,唐纳德·特朗普仍然是共和党的领袖,我们可不要把这一点搞错了。”他指出,在2024年之前,“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格雷内尔还说:“显然,唐纳德·特朗普是共和党人,应该以共和党人身份再次参选。”他敦促保守派和特朗普支持者不要脱离共和党。他和大全新闻网电视台主持人说,他们认为,共和党的民选官员和“权力掮客”捐赠者中出现了分化,但选民中并没有出现分化。

格雷内尔简要地称赞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现任主席伦娜·麦克丹尼尔的筹款能力。不过,格雷内尔在未提及特朗普的情况下抱怨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她(在特朗普时代)没有得到足够的赞誉”。这位前情报总监说,他参加了自1992年以来的每一次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

当地时间周五,特朗普发表了离开白宫后的首次讲话,在谈到他未来的计划时说:“我们会做些什么,但不是现在。”(编译/王雷)

【延伸阅读】美媒:美国史上“最差总统”,谁与特朗普争锋?

参考消息网1月25日报道 特朗普总统任期已成历史,它的排名如何?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月23日发表文章,将特朗普与几位历史上最糟糕总统进行比较。全文摘编如下:

在对最差美国总统头衔的比烂竞争中,排名垫底的总是那几个可怜虫,他们争夺最后一名。一个是安德鲁·约翰逊,他在南部重建过程中的恶劣行为导致首次总统弹劾。一个是沃伦·哈丁,他对蒂波特山丑闻负有责任。还有倒霉又可恨的富兰克林·皮尔斯;上任仅32天便因病去世的威廉·哈里森;当然还有詹姆斯·布坎南,他经常被认为是最最糟糕的一位,因为他在南北战争前的作为一塌糊涂。

但当历史学家们打量唐纳德·特朗普的功过时,似乎连极其无能的布坎南也很难争夺垫底位置。

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历史学教授埃里克·劳赫韦说:“特朗普是第一位两次遭弹劾的总统,也是第一位煽动暴徒攻击国会大厦、干扰继任者就任的总统。这些无疑会载入史册,而且是以一种恶名。”

纽约市立大学历史学教授特德·威德默说:“我已然觉得他是最差的了。”他表示,虽然布坎南很差劲,却“没特朗普差劲”。

他还说:“安德鲁·约翰逊和尼克松是最差类别里的另外两位,但我认为特朗普打败他俩也轻而易举。他发明了一个全新的类别,一个没人知道其存在的地下二层。”

总统排名对历史学家来说或许是为了敲敲警钟,但它也是官方制度性工作。西恩纳学院研究所根据学者们的综合看法,定期编制历任美国总统排行榜。政府新闻卫星有线电视台也是这样。

各种民调不时请普通公民参与其中。此前,微软-全国广播公司的克里斯·海斯在其推特粉丝中发起总统排名游戏,请他们列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五位总统”。(他把特朗普排在第二差,仅好于安德鲁·约翰逊。)

当然,特朗普是一位极具争议的总统,关于他的一件令人困惑的事情是,两个人会对他的所作行为作出完全不同的评价。

但现在分歧没那么大了。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的历史学荣誉教授威廉·库珀表示,“选举前它取决于一个人的政治观”,保守派赞赏他的减税举措、放松管制政策和对大法官的任命,“但自大选以来,依我看,没有人不觉得特朗普的行为不应受到指责,没有人不觉得他彻底毁了自己仅有的一点建树”。

库珀说,就连亚特兰大的保守派也对特朗普忍无可忍。“他狠狠惩罚了自己,我认为这会是他很长很长时间内的创伤。”

赖斯大学历史学教授、政府新闻卫星有线电视台总统史学家调研顾问小组成员道格拉斯·布林克利说,特朗普“差不多从各个方面来讲都是一位糟糕的总统”。

布林克利说:“我个人认为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差的总统,比只当了一个月总统的威廉·哈里森还要差。谁都不希望排名比他还低。”

布林克利谈到尼克松——唯一灰溜溜辞职的总统。

“至少尼克松在最后时刻是把国家看得高于个人的,”布林克利说,“跟特朗普比起来,他显得颇有政治家风范。”

当然,要知道历史会对特朗普如何评判为时过早。但西恩纳学院研究所所长唐·利维说,情况看起来不妙。

在西恩纳学院最近一次、也是特朗普政府上任一年后进行的调查中,他在44位总统中排名第42,比布坎南和安德鲁·约翰逊稍好一点。在几乎所有项目——如廉洁、学识、与国会关系——上,他的评级都垫底或接近垫底。(特例是:他在“冒险意愿”项排名第25,在“运气”项排名第10。)

利维说:“就此次调查而言,要是特朗普的声誉有大幅提振,那将让人惊讶。如果一谈起他,第一段讲的是两次遭弹劾,第二段讲的是新冠病毒,第三段讲的是党派偏见——那恐怕就很难克服了。”

普林斯顿大学美国史教授肖恩·威伦茨说,特朗普是史上最差总统,这一点毫无疑问。

“就他对国家造成的损害而言,他无与伦比。”威伦茨说。他指的是共和党走向激进,政府对疫情处置不力,而且“这个人厚颜无耻、谎话连篇”。

总统历史学家多丽丝·克恩斯·古德温的新作《动荡时期的领导能力》一书探讨了四位总统如何面对历史上的艰难时刻。她说,评价一位领导人通常需要一代人时间。但是,如果说一位总统的政绩取决于他的危机应对能力,那么特朗普将以其失败而被铭记:他对新冠疫情的处理一团糟,在选举后的表现令人不齿。

她说:“历史将因特朗普总统制造的危机而对他冷眼相待。”

劳赫韦则表示,他认为特朗普会在总统排名中“杀进倒数五名”,会不会垫底则不确定;特朗普跟安德鲁·约翰逊“尚有一拼”。劳赫韦个人认为安德鲁·约翰逊是最差总统。

“如果要预测修史的走向,我认为人们不得不认识到,特朗普主义——本土主义和白人至上——在美国历史上根深蒂固,”劳赫韦说,“但特朗普把它用在了新的和邪恶的目的上。”

记者罗伯特·施特劳斯所著《空前绝后的最差总统》是关于布坎南的通俗历史书,他似乎不愿意让自己的这本书名不符实。

他说:“我可以举出布坎南干过的一连串事情。从林肯当选到他宣誓就职的这段时间里(也就是布坎南总统任期的‘跛脚鸭’阶段),他让7个州脱离联邦并声称‘我无能为力’。他还对德雷德·斯科特案的裁决施加影响,那是最高法院历史上的最糟糕裁决。”

施特劳斯说,当然,“区别在于布坎南是个好人”。

他还说:“他是19世纪最伟大的政党传承者。他对侄子侄女们很好。只不过,他不是一位很好的总统。”

对比特朗普与其他总统的政绩,一些历史学家表示,他本可采取行动挽救自己的声誉。

威德默说:“如果对疫情处置得当,他就会轻而易举地赢得连任。如果他得体地接受败选,很多人就会给予他一些勉强的敬重。”

另外,他表示,特朗普总统比布坎南总统更糟糕。

威德默说:“特朗普更为失败,因为他特别想连任却遭到抛弃。布坎南一败涂地,但至少他有自尊,没再竞选。”

(2021-01-25 10:11:36)

【延伸阅读】美报披露:特朗普“翻盘”企图遭下属抵制

参考消息网1月25日报道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网站1月23日报道,知情人士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任期的最后几周曾考虑换掉代理司法部长,让另一位准备推动选举舞弊指控的官员上位。特朗普还要求司法部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让拜登的胜选无效。

报道称,这些努力都失败了,因为他自己任命的司法部官员拒绝向最高法院提出他们认为毫无法律依据的诉讼。

据知情人士透露,司法部其他高级官员当时表态,如果特朗普解除时任代理司法部长杰弗里·罗森的职务,他们将集体辞职。

一些知情人士说,包括罗森、前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和前代理副总检察长杰弗里·沃尔在内的司法部高级官员拒绝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他们的理由是,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无据可依,联邦政府无权偏袒特朗普或拜登中的任何一方。

知情人士说,白宫顾问帕特·西波隆和他的副手帕特里克·菲尔宾也反对特朗普的这个想法。

一位前官员说:“他希望我们,也就是美国政府,直接在最高法院起诉一个或多个州。”这位官员说,去年12月,在得克萨斯州针对拜登获胜的四个州在最高法院提起诉讼被驳回后,“压力就变得非常大”。知情人士说,特朗普的一名外聘律师起草了一份起诉书,特朗普希望司法部提交,但官员们拒绝了。

知情人士说,在最高法院起诉的计划落空后,特朗普又研究了另一项计划——用特朗普在司法部的盟友杰弗里·克拉克取代罗森担任代理司法部长。克拉克曾表示愿意利用司法部的权力帮助特朗普推进其挑战选举结果的法律战,但未能成功。

知情人士说,司法部高级官员威胁说,如果总统把罗森赶下台,他们将集体辞职,于是特朗普只能放弃这一计划。

在距离总统选举还有几周时间的时候,特朗普预测选举结果可能会由最高法院来决定。正是这一可能性让他在金斯伯格大法官去年9月去世后,迅速推动参议院确认他提名的大法官巴雷特。

特朗普去年9月23日对记者说:“我认为这次选举最终将诉诸最高法院。非常重要的是,我们有9名大法官。”

(2021-01-25 10:07:45)

【延伸阅读】美媒评价特朗普:四年总统路,三万荒唐言

参考消息网1月25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月23日报道称,特朗普作为总统作出30573次错误或误导性表述,近一半发生在任内最后一年。全文摘编如下:

日复一日,周复一周,特朗普的错误表述一个接一个,从最平淡无奇的话题到最棘手的问题。

久而久之,特朗普发表错误言论不但越来越频繁,而且愈发穷凶极恶,往往一场竞选演说或一次推特风暴就会出现很多次错误表述。起初他的错误表述相对来说还算稀稀疏疏,包括任职首日的10次和第二天的5次,但随着任期接近尾声,他的错误言论已如洪水,他狂热地散布荒谬观点,如新冠大流行会“奇迹般地”消失,再如大选“被窃取”——这一说法鼓舞特朗普的支持者于1月6日对国会发起攻击,也导致他第二次遭弹劾。

对特朗普任期的最终统计结果为:30573次错误或误导性表述——近一半发生在任内最后一年。

十多年来,《事实调查员》专栏一直在评估两党政治人物表述的准确度,这项工作会继续下去。但特朗普以他对事实的公然无视构成新的挑战,他的很多表述根本就不值得进行全面核查。然而,他的言论造成的影响可能会持续很多年。

研究美国总统的历史学家迈克尔·贝施洛斯说:“特朗普借总统职位这个扩音器不断信口雌黄的结果是,当前对真正的事实持怀疑态度的美国人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对《事实调查员》专栏数据库的评估显示,特朗普的不诚实度随时间推移急剧上升。在任内第一年,特朗普平均每天约有6次错误表述,第二年是16次,第三年22次——最后一年39次。换言之,他作出1万次错误表述用了27个月,又用14个月达到2万次,再用不到5个月,他突破了3万次大关。

特朗普错话连篇,所涉话题有大有小、无所不包。近一半错误表述是在他的竞选集会上或通过现在已被封号的推特账户作出的。

2018年中期选举前夕,特朗普有关移民问题的错误表述急剧增加,他发表的非法移民乘“大篷车”涌向边境的夸大之词未能让共和党保住众议院。到2019年年底,针对他打电话敦促乌克兰总统调查拜登所引发的喧闹,特朗普在仅4个月的时间里作出1000多次错误或误导性表述。

对新冠疫情的错误和误导性表述出现在2020年。截至去年底,他已作出超过2500次有关新冠病毒的错误表述——比他4年来有关贸易问题的错误表述还多,尽管贸易问题一直是他总统任期的鲜明特征之一。特朗普拿伪标准说事,称他成功打败了这种病毒,他宣传无效的“治疗方法”,还不断攻击前总统奥巴马的所谓失败,如称奥巴马政府留下的呼吸机(约1.7万台)都是“空盒子”。

10月,特朗普有6天基本上没有发声,那是因为他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并正在恢复。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那个月作出近4000次错误或误导性表述,相当于在他没生病的日子里平均每天有150次。

通过一次又一次演讲,他为挑战大选结果铺路,作出存在选举舞弊的毫无根据的表述,还攻击拜登是个不可能胜出的无能的神经病——以及“肮脏、污秽和腐败的职业政客”。

败选后,除了谎称选举被窃取,特朗普几乎没有发表讲话,也没有发推文。他本人或支持者输了60多起官司,法官们一再驳斥他们伪造的说法。11月3日后,特朗普发出800多次关于选举舞弊的错误或误导性言论,其中76次略微换了个说法,称“选举被操纵”。

在1月6日煽动对国会大厦发起攻击的讲话中,特朗普作出107处错误或误导性表述,几乎都是关于选举的。

特朗普谎话连篇的一个标志是,他愿意不断重复同样的错误说法,不论它们被多么频繁地揭穿。他有关经济问题的近2500次错误表述中有五分之一都是同一个谎言——他是创造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经济的人。在新冠病毒疫情暴发重创经济后,他提高了调门,称他创造了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

这两种说法都不成立。按照几乎所有的标准进行衡量,艾森豪威尔、林登·约翰逊和克林顿任内的经济状况都更强劲。即便在疫情之前,特朗普治下的经济就已因他发动的贸易战而步履蹒跚,制造业也已陷入技术性衰退。

(2021-01-25 10:04:43)

Powered by 网投娱乐平台大全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